南安水头:暴力讨债、破坏生产经营的村官至今仍逍遥法外

时间:2020-03-27 14:53:38    来源:网络转载    

近日,泉州永顺纺织实业有限公司向媒体反映,南安水头镇朴三村村书记吕培取、原村长吕辉贡、吕培献等人采用荒料石围堵永顺纺织公司经营场所的方式,暴力讨债,时间长达3个月,对其公司造成各项损失达600多万元,之后,泉州永顺纺织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顺公司)向南安法院起诉,告吕培取、吕培献、吕辉贡等人停止侵权,并要求他们赔偿其公司的各项损失。

南安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认为吕培取、吕培献、吕辉贡等人已经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将案件移送给南安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要求永顺公司民事部分撤回起诉。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南安市公安局仅对吕辉贡的故意毁坏永顺公司办公室玻璃,造成250元损失的部分,作出拘留十七天的行政处罚,而对吕培取、吕辉贡、吕培献破坏生产经营罪至今没有作出处理,吕培取至今逍遥法外,仍然担任朴三村书记。

永顺公司认为,南安公安机关对吕培取、吕培献、吕辉贡等人的处罚严重不公,对他们三人用用荒料石围堵永顺公司经营场所,暴力讨债,已经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却视而不见,避重就轻,偏袒对方,严重损害了永顺公司的权益,不得已,永顺公司只好向媒体求助,将吕培取、吕培献、吕辉贡等人暴力讨债,围堵其公司经营场所案件的来龙去脉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希望网友加以评论!

被人忽悠出让公司股权

据了解,永顺公司是九十年代初吕金表先生回乡创办的港商独资企业。在开办企业期间,正赶上改革开放大潮,其公司逐渐成为南安水头镇当地的纳税大户,董事长吕金表先生因热心家乡的公益事业,热心捐助家乡教育、公共设施等,大量安置劳动力就业,受到当地群众的好评。

永顺公司的代理律师介绍了股权转让的过程:自2014年3月份之后,纺织业出现不景气,永顺公司面临转型的需求。2014年4月29日,南安水头本地人吕良平、吕安民及广东部分商人周志勇等人找到了吕金表,他们提出,要以他们作为股东,成立石通(香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通公司)来购买吕金表在永顺公司的75%的股权,应支付的对价是人民币1.75亿元,周志勇等人称,他们将把永顺公司重组成没有债务负担的石板材大板市场。

吕金表认为周志勇等人提出的股权转让方案可行,加上其公司也需要转型,因此,他同意并与石通公司签订资产重组及股权转让合同。之后,石通公司在前期仅支付3000万元的情况下,就将永顺公司原来价值8000多万元所有地上资产(包含厂房、宿舍、机器设备等)全部清除。之后石通公司的股东周志勇、吕良平、吕安民等人就向他提出,他们没有后续资金继续支付股权对价款,也就无法履行合同约定的应支付4500万元的借资款给吕金表,用于赎回原来抵押在平安银行的土地证。

向村书记吕培取等人借款过桥的来龙去脉

为了筹集到更多的资金,周志勇、吕良平、吕安民等人对吕金表先生忽悠,声称他们可以找到他们的老关系户民生银行用土地证贷到更多的款项,要求吕金表自己去借高利贷用于过桥,来赎回原抵押贷款于平安银行(旧的贷款5000万元)的土地证,他们将以此土地证向民生银行贷款8000万元,得到更多的资金。

吕金表望着其公司地上建筑物被夷为平地的情况下,欲哭无泪,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指望周志勇、吕良平、吕安民等人可以按股权转让合同约定的期限支付股权款。为了赎回向平安银行旧的贷款5000万元,吕金表只能向高利贷放贷人吕培取(朴三村书记)、吕辉贡(原朴三村村主任)、吕培献、吴利民等人借款5000万元,用于过桥,赎回抵押于平安银行的土地证。

在吕金表把土地证赎回后,就被吕安民、吕良平、周志勇等人私下联系民生银行水头石材事业部的负责人,事后经过了解,他们是用空壳的没有经营场所、没有人员、没有资金的“三无公司” 厦门元石贸易有限公司(吕安民属下的公司)作为借款主体,骗取民生银行贷款8000万元。

吕安民、吕良平、周志勇得到该笔贷款后,并没有按约定支付给吕金表股权对价款,这8000万元被吕安民开办的万隆集团公司分走3000万元,石通公司分走5000万元,石通公司将该5000万元按石通公司股东的占股比例,将该笔款项分走。

周志勇、吕良平、吕安民等人采用空手套白狼的方法,用少量资金,企图骗取永顺公司75%的股权,在没有钱继续支付股权对价款之后,企图毁约。

2016年,周志勇等人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合同,返还其投资款,经过几次开庭之后,2020年3月9日,永顺公司才收到广东高级法院离奇作出的一审判决:解除合同,判决吕金表退还其投资款,永顺公司返还其基建款。石通公司毁约后,只留下债务缠身的永顺公司,显失公平。

永顺公司不服广东高级法院的一审判决,目前该案尚在二审上诉期间。

暴力讨债围堵永顺公司经营场所

永顺公司提出,因为周志勇、吕良平、吕安民等人未按约定支付吕金表的股权对价款,造成他向吕培取、吕辉贡、吕培献、吴利民等人借高利贷,用作银行贷款的过桥资金也未能偿还。

几年来,吕金表已还吕培取、吕辉贡、吕培献大量的高利贷利息,因为股权问题一直迟迟没有判决,又没有稳定的收入,所以造成不能按时还村书记吕培取等人的高利贷本息。

2017年3月13日,吕培取、吕辉贡、吕培献亲自到场并组织社会人员开出货车及叉车,3次采用荒料石围堵永顺纺织公司经营场所的方式,暴力讨债,吕金表向公安机关报案之后,吕培取、吕辉贡、吕培献仍继续围堵永顺纺织公司经营场所。

无奈之下,吕金表只好向泉州市公安局信访,泉州市公安局领导非常重视,直至2017年5月12日,在泉州市公安局领导的关心下,他们才将用于围堵的荒料石拉走。

本想事情将告一段落,但吕培取、吕辉贡、吕培献三人的妻子黄丽银、王秀良、吕丽查仍留在永顺公司参与破坏经营,有客户过来时,她们就围拢过去,干扰客户,并要客户离开不要在这边购买石材,黄丽银、王秀良、吕丽查直至2017年6月13日才撤离永顺公司的石材市场。

围堵经营已经造成经济损失600多万元

永顺公司向媒体称,永顺纺织公司因被吕培取、吕辉贡、吕培献围堵经营场所达三个月,造成公司无法经营,并造成公司巨大经济损失。

2017年4月12日,永顺公司依法向南安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被告吕培取、吕辉贡、吕培献、黄丽银、王秀良、吕丽查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

审理过程中,永顺公司委托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南安市恒誉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租金损失进行评估,结论为月租赁价值为90.63万元,据此鉴定结论,可以算出永顺公司在被封堵期间3个月仅租金一项的损失就达到271.89万元,还造成的减免租金、员工工资、鉴定费的损失,以上损失金额合计达到620.08万元。

以案说法,应以破坏生产经营罪追究村书记等人的刑事责任

吕金表的代理律师认为,吕培取、吕辉贡、吕培献等人以暴力催收债务,吕培取更是利用担任村书记之便,还纠结其他社会人员,对永顺公司的经营场所前后三次进行封堵,损害永顺公司财物,并妨碍永顺公司工作人员办公、接待客户,破坏永顺公司生意,阻扰永顺公司生产经营,恶意损害永顺公司名誉,给永顺公司造成包括财物损失、经营损失,名誉损失。

律师称,在被封堵期间3个月时间内,单就租金损失就达到271.89万元,远超过刑事立案追诉金额5000元。以上损失及行为均已超破坏生产经营罪立案标准。

律师还说,南安市人民法院据此以吕培取、吕辉贡、吕培献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将案件移送南安市公安局处理,并要求永顺公司民事诉讼部分撤诉。

律师说,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三十四条 [破坏生产经营案(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造成公私财物损失五千元以上的;(二)破坏生产经营三次以上的;(三)纠集三人以上公然破坏生产经营的;(四)其他破坏生产经营应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律师说,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的相关条例,吕培取、吕辉贡、吕培献纠结多名社会人员3次围堵永顺公司生产经营,造成永顺公司经济损失600多万元,其行为已经触犯刑法,应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对他们立案侦查,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扫黑除恶不能只是口号

吕金表作为永顺纺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存在将所收取的部分经营场所租金,未偿还吕培取的高利贷借款本息,而用于发放员工工资、维修经营场所,虽然存在触犯法律,构成拒执罪,现在已经受到刑事处罚。

然而,村官吕培取及吕辉贡、吕培献等高利贷放贷者,采取暴力讨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方式,本已经涉嫌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应当受到刑事处罚,至今却安然无恙。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扫黑除恶不能只是口号,应当落实到实际案件中,给群众满意的答复。

产经中国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产经中国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产经中国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产经中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产经中国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