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街道政治清风不爽 相关部门领导利用公权力

时间:2021-12-17 21:42:44    来源:产经中国    

----权益暧昧不清 深圳大发埔股份公司遭遇戡乱

北京媒体记者:张正清 刘正声 王爱国

历史赞言: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千百年以来对官之美誉!事实证明:如今的龙岗区、坂田街道,以及现任深圳大发埔股份公司董事长万海聪一行人,自9月份以来,透过2021年9月28号的股东大会,看坂田街道个别领导的“乱作为”,“视而不见”深圳大发埔股份公司的正常合理合法合规的股民要求,不顾特区政府总体要求,几次欲强行“修改章程”,强行要求股民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涉嫌与部分领导合谋,糊弄股民和村民。严重破坏法制环境、祸害百姓、造恶一方……

有些时候的退让,并不是顾忌谁谁的身份;只是觉得即便是按照自己而言,也未必能够获得实现;纯粹的从村民、股民以及公司未来的利益衡量,觉得很有必要。正所谓:民生大于天、民计高于一切。我们感叹着与之打过交道的诸多部门,唏嘘不已。大风起于青萍之末,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时代已经开始了。我们感知到国家风向标利好,决计向领导反映近来的痛苦遭遇,期望领导百忙之中予以关爱。

“修改章程”、让未满18周岁的“非法股民”37人参选,这是问题的根本;

坂田街道部分领导“参合”股民、村民“股东大会”,是一种不正常现象,涉嫌“为谁站队”的问题,如果不是站在村民、股民的利益之上,那就是在犯罪、是在渎职、是在出卖百姓利益,我们绝不答应!这是“合谋”祸害大发埔股份公司、祸害老百姓,这是问题的关键点;

            此致

敬礼

举报人:大发埔村村民、股民代表

时间:2021年10月10日

特别举报材料

【举 报 人】:坂田街道大发埔村村民代表(股民代表)

【举报地址】:深圳市坂田街道大发埔村(股份公司)

【举报时间】:2021年10月28日

【举报事件】:深圳市坂田街道大发埔村(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万海聪,利用手中的权利,欺上瞒下、中饱私囊。经常纠结社会闲杂人员,勾结辖区街道社区某些公职人员权钱交易(包括坂田街道党工委委员挂点社区第一书记温永刚、坂田街道集体资产办主任张俊辉、坂田街道大发埔社区书记等领导)。并且为部分社会闲杂人员充当保护伞,对村内的外地企业强行吃拿卡要、公开索贿,对内则欺压村民、一手遮天。在股份公司内大搞一言堂组织小团伙,不管哪个村民对他有不同的意见,都会遭到他严重打击和报复,大埔村大部分村民对万海聪这种恶劣的违法违纪行为敢怒不敢言。

【事实如下】

——万海聪是坂田街道大发埔村村民,没有文化,常年混迹于社会。2014年靠非正常手段当上了大发埔股份公司物业分公司的治安队长(权利分工:负责大发埔村治安维稳和村停车场运营管理工作)自万海聪上任治安队长后,他把自己的手中的权利发挥到极致,对每位停车场的业主,只要是和他没有关系的车主,万海聪都会强行向每一位车主强行索取2000元以上的好处费或高档礼品,如果不愿给的他则采取暴力手段索取,行为恶劣。自2015年初到2018年底,仅这一块就非法积累了大笔财富。在他担任治安队长期间,甚至连进入小区搬家拉货的三轮车、环卫的拉粪车、小区外围卖菜的老百姓、低保户为维持生活摆个地摊他都要强行收取各种名目的费用(其实就是保护费)。如果有人不愿意缴纳的,他就会纠结社会闲杂人员采取边恐吓边暴力手段夺取。这些非法所得的费用都被他全部私吞。他要求所有麾下的治安队员每月从仅有的工资里给他上贡名贵烟酒等礼品,如不上贡要么下岗要么被穿小鞋——自他任职治安队长期间,他的恶劣违法行为在深圳周边地区造成极坏的恶劣影响。特别是2017年年底,万海聪为了强行侵占怀海网络公司股权利益,他纠结了近百人强行进入怀海公司,后遭到怀海公司的强烈反击,以及公安机关和特警队及时出警,后来他带领的近百社会闲杂人员才溜之大吉,后来此事下不了了之。

——2017年12月底,大发埔村进行换届选举,万海聪通过非法手段贿选,当选为深圳市大发埔股份公司董事长职务。

——在他当选为深圳市大发埔股份公司董事长职务当天,他为了犒劳参与贿选的有功人员(部分村干部和有功青年),到龙华新区雅尊KTV夜总会庆贺,所到人员每人配发一到两名“小姐”进行寻欢作乐,性质恶劣。

——2018年5月,万海聪为了进一步笼络股份公司的其他成员领导,他指使股份公司办公室主任万海涛公开向我公司合作开发项目的负责人张仁友公司以赞助费的名义,强行索取20万元人民币,带领村里的相关领导到云南省各旅游名胜地和缅甸旅游一圈。(证据照片)

——2018年6月,他带领股份公司领导从云南旅游回来后,再一次指使股份公司办公室主任万海涛,向合作开发项目负责人张仁友,强行索要了100万人民币现金,后来这100万现金由万海聪私分了60万人民币(购买了一台高档汽车-车照附后),股份公司万海涛和万云春两位领导合分40万人民币。万海聪多次以各种名目向张仁友公司强行索要钱财,致使张仁友敢怒不敢言,投诉无门。

——2020年8月,深圳市进行教育机制改革,在规定的辖区内可以有基层组织推荐一家私立幼儿园转为公办幼儿园的指标(转公办后会纳入教育部门统一招生)。股份公司以及辖区内有多家私立幼儿园,有两家不论从硬件和软件设施上都非常符合标准。万海聪不站在公平公正立场上去推荐,反而直接推荐和他有私交关系好的蓓蕾幼儿园(负责人林建青),该幼儿园在万海聪等人的操控推荐成功后,他直接向该幼儿园的负责人林建青索要4台总价值12万多元人民币的高级摩托车,后来这4台摩托车由万海聪、万海涛(股份公司办公室主任)、万云春(股份公司董事)、万振华(物业公司经理)等四位领导私分。

——2021年夏,万海聪利用手中权力,找来一家房产租赁公司,强行低价大量收取农民房,并且对农民房进行非法加层违法扩建改造,严重破坏房屋的结构,在房屋的里重新改造成新型公寓房,大面积造成房屋承重墙的严重破坏,会导致房屋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他为这家房产租赁公司非法牟利充当保护伞——如:大发埔村东一巷1-1号——1-2号等(正在改造中)。

更有甚者,他把股份公司位于布龙路南侧10000多平方米的集体用地“无偿”提供给他朋友公司使用(经营钢材、水泥砂石、脚手架等建材产品)私下收取巨额租赁费,中饱私囊。

——自万海聪被“当选”为坂田街道大发埔股份公司董事长后,把手中的权利发挥到极致,在公司股东大会上他要求与会代表强行表决,任意修改公司法规,把未成年的村民强行纳入选举权而操控自己的利益,侵害所有股东权利。强取豪夺,贪污受贿(同时暴力索贿)。强行占有多个公共车位据为私有等恶劣违法行为。

 

和上级街道相关领导相互勾结,狼狈为奸,为社会闲杂人员站台充当保护伞,欺压百姓鱼肉村民。——万海聪经常带领自己团队(圈子)的领导到坂田、和磡村等多家KTV、夜总会以及高档私人会所寻欢作乐,找小姐、嫖娼、聚众赌博等一系列的恶劣违法行为。事后强行叫村外企业老板买单,有时也虚构事实和名目在股份公司进行非法报账——万海聪的如此恶劣违法行为是对民主与法制的践踏。村民和股份公司的所有股东,都是敢怒不敢言,投诉举报无门!

(图为万海聪当上董事长后,谋利所买的车)

——万海聪公然对我们村民、股民宣称——谁和我作对我就会让谁死无葬身之地,到时候尸首都找不到!

——为此、特别请求:

广东省省委、省政府,省纪委相关领导

深圳市市委、市政府,市纪委相关领导

龙岗区区委、区政府,区纪委相关领导

——在法制建设日臻完善的今天,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让这样劣迹斑斑的董事长万海聪带领我们村民前行,是对民主和谐法制建设的莫大讽刺,希望有关部门秉公查处,还大埔村一片晴空。我们坚定信念,会逐级向上反映,我们相信在党和政府的英明的领导下,定能澄清查处党内这一害群之马,我们誓将公平正义寻求坚持到底,还我们大发埔村朗朗乾坤!——把我们的劣迹斑斑的违法董事长万海聪绳之以法!

特别举报人(坂田大发埔村民)股民

【媒体调研】

调研中发现如下问题:一、不按章、不按政府指导要求履行换届选举工作。①、选举换届筹备组成员的选定问题上。选举换届过程中,筹备组成员的选定应该由股民推荐选拔从而产生形成,但董事长和行政办公室主任是利用欺上瞒下的方法暗中选定了无任何代表性的人员作为股民代表,而且在公司层面上不作任何通报就私自上报到政府部门,进行备案审批。②、拉帮结派、不按章程规定,另途谋定换届选举办法。大发埔股份合作公司在2004年工商注册登记的合法股民为88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口的增长,公司现在有可享受分红待遇人数为146人,但其中包括了一部份非法股民。所谓“非法股民”,就是工商注册登记备案以外的村民称之为“非法股民”。从法律的层面上来讲他们不是股民,没有权利参与选举和被选举工作。现届董事长瞄准了他们人数优势,技机取巧,扭曲政府关于换届选举的办法,借助他们现有团伙的家族人数比,计划强行性以146人进行换届选举。146人当中也包括来满18岁的在内,试问利用不备具民事能力的人去确定已经备具民事能力的人的做法是否合理、是否恰当?

二、重点说明:①根据《深圳市经济特区股份公司条例》、《区国资委》、《街道集体办》审议决定的指导意见和办法(无正式文件,只是这几个单位研究的草案),指导意见是:“200人以下村和200人以上的村规划方法”,一个是200人以上,实行股东代表制;另一是200人以下,实行全体股东大会制。深圳市大发埔股份合作公司是如何操作的呢?

以下是摘自大发埔股份合作公司2021年9月28日上午10点召开关于《修改公司新章程事宜》的全体股东大会的提要:前期有个别股民提出∶关于 2004 年成立股份公司时的原有责任田股民配置了股权(但未到龙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备案),现有股民人数已增加至146人。

如果按现有股民146人来表决通过本次修改章程是否合理、合法、合规等若干问题。根据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区国资委及街道集体办审议决定的指导意见和办法,本次章程修改表决,坂田所属股份公司按往年第三、四、五届惯例行使股东所有权益,故上述股民均可行使股东的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根据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为确立股份合作公司的法律地位,规范其组织和行为,保护股东、债权人和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促进特区集体所有制经济的发展,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是本次修改章程的主要目的。本次章程修改主要 1、增加党组织机构。2、股东人数在 200 人以下的公司实行股东大会制。3、任期由原来3年改为5年,对于本次章程未修改内容,不在本次会议的讨论范围。

重点在哪里呢?一是88名股东之后新生的68名所谓的股东的合法性存疑;二是新生的68名股东未满18周岁的就有37名,合法性更不具有。三是由此由146名股东做表决修改章程是错误的。

名单如下:原始股民88个,现有股民146。146个股民中没有转为合法股民68个,包括未满18岁股民37个,以下是未满十八周岁的股民名单:1:郑沛欣2:邱政敏3:万春秀4:万春喜5:万春盈:6:万雪儿7:万杏樱8:陈大荣9:冯乐怡10:万铭11:万芯桐12:万嘉宝13:万梓荞14:万岁鑫15:刘志成16:李厚霖17:万熙霖18:万思淇19:万长江20:万雨进21:万晋扬22:万淑婷:23:万玮瑜24:尹智煊25:万璟希26:万志捷27:万志良28:黄馨仪29:邱乐欢30:万芷淇31:万峻禾32:万峻沅33:黎家绮34:万锦鸿35:万奕霏36:万嘉宜37:丁兆言。

②、有关深圳市大发埔股份合作公司聘请的律师刁贵琛的质疑:2021年9月28日开会期间,部分股东对修改章程质疑时,问刁律师该项的合规合法性,刁律师回答是“合规合法”。请问:合规合法在哪里呢?请问:你是为全体股东服务,还是为董事长万海聪个人服务呢?

③、2021年9月28日开会当天,上级街道以及工作站的到会的个别领导是抱着什么目的参加会议的?

难道都是为董事长万海聪站队的?

④、最后,会议在不了了之的情况下,公司于2021年9月29日,发布了《公示》。如下——

⑤、开会当日,股东万利强忍无可忍地质问在座的领导说:“你们看,有些人都不清楚章程的内容修改等等,在不合流程、不合法的状况下,强行推进表决,当日草率如此,会留下许多后遗症的,更有失公允。为什么这么着急举手表决,过十天再表决不行吗?你们这里是否有着不可告人的猫腻!强行举手表决意味着什么?”

⑥、2021年9月28日会议当天,修改章程、强行要股民举手通过的一切,公司都有视频、录音以及全程会议监控录像。领导一查便知。

如果大发埔公司以后继续留落到这样的董事长和这样的领导班子手上经营管理,股民担心的是:“像我们这样的弱势群体,日后的生话何去何从,请党和上级领导为我们把关、正视一下老的百姓的心声!”

产经中国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产经中国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产经中国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产经中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产经中国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